柏舟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7.2)

梵境至今仍有数个王国,举国尊崇佛教,年年向七叶窟顶礼。七叶窟亦会按期派出僧陀前去讲经说法,传扬佛道。迦叶尊者出身尊贵,本就是高门之后,幼时体弱多病,父母因此令他出家为僧,与佛陀一见之后,收做了弟子。

这不是什么秘密,但也无甚出奇之处。既然修佛成仙,离开凡界,那么曾经是锦衣玉食还是衣衫褴褛,都仿佛昨日了。

但就在迦叶尊者进入七叶窟修行几年之后,他又生了一场病。病势汹汹,几乎药石无医。当初佛陀仍常常亲身外出,在收到大弟子病危的消息之后赶回,身边还带着一个少年。

少年十分勤勉,言语不多,衣不解带地照顾迦叶直到病愈,然后成为了他的师弟。

这个少年,便是后来的伽延尊者。

他天资惊人,佛道与仙法...

9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7.1)

说是要种辣椒,但他们此刻的确没这个心情,胡天胡地一番便不知今夕何夕了。就这么闲闲散散地过了几日,难得有一天晨起,又去了湖中沐浴,回来之时才又想起那天的话题。

“辣椒也有很多种的,灯笼椒、朝天椒,还有那种细细长长的……”苏泉蹲在山坡的空地上,身上依旧松松垮垮地裹着钟樾的白色浴袍,袖子挽到手肘下面一点,正比划着不同辣椒的大小和形状,“你比较喜欢哪种?”

其实他本来是想说,可以种点果树,什么桃子啊、李子啊、樱桃啊之类的。毕竟钟樾的仙术放着也是放着,不用白不用,每天想吃什么就能让什么成熟,岂不是美哉。但是钟樾拿“辣椒”两个字一打岔,他瞬间想说的全忘了,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在这儿思考该怎么种了。

钟樾...

1 8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6.10)

钟樾将他散乱的湿发撩向耳后,露出苏泉白皙但绝不弱气的锁骨;他微微俯下身,吻在对方精致的耳廓上:“我喜欢……你。”

湖水在他们身畔掀起一圈圈细密的涟漪,苏泉舒服地颤抖起来,急不可耐地抱了上去。偶尔有压抑的喘息声,匆匆消弭在粼粼的金色波光里。


“快到中午了,神君!”苏泉坐在亭子里,指着已经到了中天的日头,自暴自弃道,“我们太堕落了!”

钟樾不知道从何处摸出了干净柔软的浴袍,将苏泉三两下裹了起来,丝毫不觉得理亏:“偶尔为之罢了。”

苏泉朝后一仰,两个人倒着对视了一会儿,钟樾拍拍他的脸颊:“你……”

“亲一下才走。”

钟樾弯下腰,嘴唇碰了碰他的眉心,然后是鼻尖,最后落在嘴唇...

1 8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6.9)

他们已经走到了山谷深处,平常这点路若是腾个云什么的实在快得很,但今晨这么慢悠悠散着步走过来,感觉也不赖。

苏泉刚醒来那阵的惊讶和亢奋劲一过去,顿时觉得还是困,越走越昏沉,大半个身子都挂到了钟樾肩上。

他进入角色倒是快。

身体的温度这样亲密无间地传过来,让钟樾心里很舒服。他的确是少与人交往,某种程度上来说,苏泉对他“涉世未深”的评价是对的。他从没有“某种关系就应当是如何如何”的概念,一切的情绪、言语和独留给这个人的神情都是最深切的本能,真挚得无法做一点假。

钟樾缓缓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心下也觉得颇柔软。

苏泉黏在一处的上下眼皮忽然分开了:“我好像闻到了……水的味道。”

钟樾失笑:“水有...

1 9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6.8)

苏泉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身体只有寸许长,他穿梭在柔韧的狐尾藻枝叶间,水流覆过他的躯体和肌骨。有一只手伸进水中,轻轻拂过那些水草,将他圈在了掌心里。那只手十分修长,指骨分明,小心翼翼地揽着他的身体;他轻轻甩了甩尾巴,细嫩的鳞片搔过手心里的纹路,安心得毫不害怕自己会离开水。

那只手……

……就是现在牵着他的这只手啊。

苏泉在黎明睁开眼睛,手臂一动,立即发现肩膀有点僵硬,他下意识地一抽手,旋即发现钟樾侧着身子躺在他旁边,两个人的手紧紧交握着,不知什么时候十指一一错开交叉,嵌得死紧。苏泉直愣愣地看了半晌,觉得还真有点缠绵。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来着?拿青杏煮了酒,钟樾那家伙套了他不少话,然后…...

1 11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6.7)

陈年佳酿的力道不容小觑,同醇酒的后劲一道泛上来的,是青杏微酸之后的一丝丝甜意。但酒这个东西,一旦喝的人觉得自己醉了,就势必要醉得更快更深,所谓的“酒不醉人人自醉”是也。

苏泉有一搭没一搭地哼着一个不知名的调子,细瘦的手指一下下叩着节拍。他的嗓音还未褪尽少年味,清澈而舒朗,哼的又是个轻快的调子,让听着的人无可抑制地愉悦起来。

“是什么歌?”钟樾问。

“不知道呀。”苏泉半个身子都伏在了矮几上,冲着钟樾一勾唇角,“听别人唱的吧……可能是白水河边浣纱的少女,或者苏城里卖花的姑娘。”

钟樾还有一个碗底的酒,他的指尖从火上一撩而过,沾着火苗往碗中一抖,那金黄色的光亮便落进了碗底,柔和地摇曳着,像水...

2 11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6.6)

关于遇上苏泉这件事,蒲牢认为自己实在是流年不利,并且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出门之前都要去找亲兄弟赑屃占卜。来回几次之后,赑屃几乎气得鼻孔朝天,让他直接去外面抓一只海龟回来用龟壳,或是去人界的算命摊子上买一本黄历。

龙四公子并不觉得黄历会有什么用,只因此次他遇到的这个妖,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一言不合就动手,完全省略了“讲道理”这个步骤。而蒲牢常用的拿身份压人的那一套更是不好使,对方根本就是一副“管你是谁老子都照揍不误”的样子。

舞雩是他的婢女。在她从府邸逃跑之前,蒲牢都没有想过这个看上去柔弱可欺的少女会做出这样近似于不顾一切的事情。对他来讲,这只是无数个婢女之一,唯一的特殊之处在于,她的原身...

1 10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6.5)

风暴过后的海面上天高云淡,整片天空像一块没有杂质的琉璃,空气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清新。

“有时候还是凡人的大夫更厉害。”苏泉看舞雩的脸上逐渐恢复了点血色,便也闲闲同她说话,“从前我见过一个被家中继母拿烛台烫伤了面颊的姑娘,一位留着白胡子的老大夫给她配了个什么药膏,敷了三个月之后,一点疤也没留下。”

舞雩“嗯”了医生,点点头:“多谢公子。”

“我叫苏泉。”苏泉说,“你也不用客气,我只是顺道送你一程。反正我也睡醒了,去寻些吃喝玩乐的去处罢了。”

其实都不是他送,正划着船的渔夫心道。

舞雩迟疑着说了一个“我……”

“怎么?”苏泉问,“难不成你还要我带你去看大夫?”

他并无这个打算,不过是撞...

12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6.4)

南冥的海啸来临之前,总是有预兆的。在人界的尽头,有一方永远无波无浪的海面,好像是被天神的念力笼罩住的安全之地。

那艘渔船就是在十多年前的这个时候慌不择路地撞进来的。

渔民望着深色的海面和黑压压的云层,经验让他知道海啸留给他的时间远不足以驶回苏城的港口,此刻远海比近海更为安全。但他的一叶小舟缥缈无依,一个浪头就足以使他倾覆。

海浪翻涌起来,风声呼啸着,从天明到天黑不过片刻,渔民已无力掌舵,更无法辨别方向,只隐约在风雨中看到一方清明天地,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但旋即他的船像是被什么东西推动着,笔直地朝着那块风平浪静的地方冲了去。

那渔民一刹那只见天光明媚,还以为自己是丢了性命入了极乐世界...

11

【原耽】南冥有鱼|卷二·白水故谣(6.3)

钟樾平淡道:“没有的事。”

那土地忙道:“公子说笑了。小仙告退。”

土地往往都是凡人修仙后,一些资质平庸、又没太多抱负的小仙担任,地位很一般,但钟樾待其十分客气,苏泉看在眼里,心里自然清楚。他说这话不过是调笑一句,钟樾一丝不苟地否认了,反倒让他心下大乐,觉得这家伙连他随口一句话都如此在意。他斜斜瞥了钟樾一眼,又自以为一点不落痕迹地看向了裸岩之下的山谷。

他那眼风轻得如羽毛一般,被他的目光擦过之处好像被打火石溅起了火星,却搔得钟樾心底一颤。

钟樾手掌在矮几边的空地上一拂,一簇火焰“腾”地从三足陶鬲之下燃起, 金黄的火焰缠绕着陶鬲上凤鸟辉煌的长翅;苏泉姿势很随意,并不遵从什么盘腿...

1 11
 
1 / 16

© 柏舟 | Powered by LOFTER